司零锦

呐,最喜欢你了。

百日冷cp DAY.1百乐

  #ooc预警

  #文渣捂脸

  #我吃喻黄方王索夜的相信我【捂脸】

  #神机妙算王不留行了解一下

  “我们分手吧。”张佳乐垂眸,不敢看他的眼睛。

  “为什么!master,告诉我为什么!”也果不其然,收到了极其愤怒的回答。也是,你的对象毫无预兆的突然就跟你说分手,任谁都不可能淡定的。

  张佳乐自知理亏,沉默着,没有说话。而百花缭乱却是愈加愤怒。

  “张佳乐!分手你也要给我一个理由吧。说分就分,你逗我玩呢!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为什么!”连master都不叫直接叫大名,百花缭乱真的是被气急了。

  张佳乐几乎是被百花缭乱逼着抬起了头,他盯着百花缭乱的眼睛,把原来准备的那套说辞说了出来:“百花,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。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回去了,你是账号卡,我是人。我创建了你,但是你有了自己的意识后你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我不该打扰你的。”

  从一开始的吃惊和不可接受中走出来百花缭乱态度也平和了些:“master,我说过的,这里我想来就能来,荣耀大陆你也想去就能去,为什么就不能我们在一起?”

  百花缭乱没有收到回答,只收到一阵阵沉默的空气。然后他说

  “我知道了,我会走了,不会回来了。”

  张佳乐回过神来,百花缭乱早就走了,一点痕迹都没留下,就像从来就没存在过……可能,也确实没存在过吧。

  坐回电脑桌前,插卡打开荣耀。张佳乐却停留在人物版面,看着百花缭乱出了神。

  

  “百花缭乱!你你你你是百花缭乱??!!”看着突然出现在房间的百花缭乱,张佳乐瞪大了眼睛。

  百花缭乱则看着他,展开一个露齿的笑容:“呦,master!是我,百花缭乱。”

  张佳乐尝试着把账号卡插入读卡器,点击登录,却出现一片空白。“怎么回事?百花缭乱呢?”

  百花缭乱晃到张佳乐眼前,招招手:“master,我不在这呢么。”然后被张佳乐一把推开:“可去你的吧,你在这我明天怎么训练?账号卡这样怕不就是废了,张新杰知道了不得弄死我!回去回去马上给我回去!”

  

  “嘿,master!”

  不出意料的,连续几个晚上,张佳乐都看到了百花缭乱穿过屏障而来。

  “喂,你到底想干什么啊?”

  “我?我想追你。”

  这句话配合百花缭乱名副其实的笑魇如花,让张佳乐败下阵来。

  ……

  “你之前说的,你想追我是吗?”

  “嗯?怎么了master?”

  “哎呀你先说是不是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我同意了。”

  ……

  就像开玩笑。

  可能真的是开玩笑。

  

  “嘿,百花,你干嘛呢?”

  荣耀大陆,一个充斥着阳光的剑客顺手挥剑杀死周围两三个小怪,对坐在旁边的百花缭乱说道。

  百花缭乱回头瞥他一眼,问他:“呐,夜雨,我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我们有没有可能,到master那边的世界去?”

  

  “告诉我去master那边的办法。”百花缭乱在午夜酒馆找到了术士,直接劈头盖脸地说。术士微笑着:“你心真大。”

  “夜雨说你知道的。告诉我。”

  “你不如先告诉我,你干嘛对你master这么执着。”

  “索克…我……”

  “得。列屏群山那有个缝儿,你回来呢,找到你自己的账号卡就成,要想把你master也带过来呢,让他开个小号到那把缝打大一点……”

  “索克你话有点多。”

  “好,祝你好运。”

  

  百花缭乱走后,有个魔道学者骑着扫把赶来:“怎么了?”

  “如你所料。百花怕是想跟他master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。”

  

  百花走后,一个星期过去了。

  “张佳乐前辈,你最近有点不对劲,状态一直不好,马上要比赛了,注意调整。”训练过后,张新杰说。张佳乐恍惚应了个知道了就回了宿舍。

  张新杰眉头紧皱着,他觉得张佳乐不对劲不是没有道理,这几天张佳乐失误一直居高不下,神情恍惚。可他也不好干涉太多,看张佳乐自己怎么调整吧。

  张佳乐回到宿舍,脑子还没晃过来,一直糊着。懵懵懂懂想起百花缭乱叫他打列屏群山,就真的把卡一插,传送到列屏群山,对着山体就拿一堆技能乱砸。砰得就炸开了花。

  他到荣耀大陆了。张佳乐猛地清醒过来。

  晃晃荡荡在这片地图上走着,不一会儿就累趴下了。也是,虽然到霸图之后被张新杰压着跑了几天步,究根结底,张佳乐还是个电竞宅男,哪有多少体力。

  好巧不巧,跑过来俩小怪。张佳乐心头跑来一句卧槽。

  张佳乐:我想跑

  脚:不,你不想

  又跑了一会,张佳乐的体力实在支撑不了他了,累瘫认命,一道光影闪开,伴随着一声枪响,小怪倒下,尸体刷新。

  “不是说分手了吗,你还过来干什么?”

  百花缭乱的脸,逆着光,倒映在张佳乐的眼睛里。

  张佳乐当时随手一摸,拿的就是百花缭乱。

  他站起身,扑到百花缭乱身上

  “终于找到你了”